广东电力交易规则体系设计的三个长处

时间:2018-11-26
来源:电力市场研究 谷峰
分类:热点
经历90天的学习,能够理解广东双轨制(比三轨、多层、n区实在是最小的妥协)的现实困难,也能够理解浙江设计一轨制的承受的巨大压力。当看了更多市场方案设计的具体内容和消息,我们发现广东的规则体系设计相对而言有三个长处。

广东规则体系公开征求意见至今已经90天,已经基本足够吃透广东规则体系的精髓。二十四期说粤之助力粤市场,是全体作者对电力现货试点的真诚之心,希望广东市场能够持续、健康、经济运转,以最小的代价完成现货对计划调度的鼎革。

什么是真正的市场,什么符合基本规律,什么事不该做,什么举措代价巨大,圈里人没有稍加分析看不清的。现实同样是骨感的,市场建设不是0和1的关系,在理想、科学的模式无法达成共识的情况下,如何用最接近正确路线的妥协推动工作,恐怕需要般若大力量,因为稍有不慎,便是可能暂停、停摆等多年的等待。经历90天的学习,能够理解广东双轨制(比三轨、多层、n区实在是最小的妥协)的现实困难,也能够理解浙江设计一轨制的承受的巨大压力。当看了更多市场方案设计的具体内容和消息,我们发现广东的规则体系设计相对而言有三个长处:

长处1

政府分配计划成功的转换为政府授权合同

优先发电计划是本轮电改设计的一种政府调控方式,广东将这种优先发电计划(B类机组),转化为了政府授权合同(差价合同)。这种转化在广东有两方面特征,一方面,现货市场需要的双边中长期交易签订何种性质的合同,政府授权合同就是何种性质,广东采用B类机组集中式市场方式,政府授权合同(优先发电计划)与市场中成交的合同同一性质,便于市场主体明晰自身的财务交割责任,市场合同和政府授权合同可以无缝累加,尤其是对拥有优先发电计划的B类机组,免除了政府授权实物合同计划调度方式执行的烦恼(某些地区设想);另一方面更为重要,广东省政府将优先发电计划转化为差价合同授予市场主体,而不是强调必须执行的实物合同,这是一个巨大突破,也是监管能力水平的标志,即优先发电保障的是财务利益,优先发电也要参与市场优化,这相对部分省份坚持要分配计划实物化、无条件物理执行要先进了最少两条街。浙江据悉也是将中调全部机组的优先发电合同转化为政府授权的差价合同。

长处2

发(B类机组)用双方的直接交易必须约定功率一致的曲线(中长期和现货做了较好衔接)

广东规则体系对直接交易机制进行了深化和完善,就是要求发用双方在中长期合同中约定财务责任交割电力的功率曲线。与我们常说没有平时准备就没有应急处置一样,为了保证电力系统的安全稳定运行,不仅仅要用电力现货市场去维持系统平衡,中长期交易也必须担负起约定发用双方平衡责任的作用。中长期合同中的曲线约定是现货交割责任界定之锚,试想如果A发电交割的一条直线(财务责任),B用户拿走的是一条冲击曲线,即使电量相同,能违心的说这二位交易的是一种商品吗?

“三不知”特征决定了政府分配的就是电力指标而不是电力商品

政府发用电计划指标分配,有“三不知”特征,也可以认为如果具备“三不知”特征,就不是什么电力商品而是电力指标,即发电指标不知道给具体给什么用户用、不知道什么时候交货、不知道以什么功率交货。目前的直接交易,只解决了知道给谁用的问题,交货时间和交货功率的问题,需要通过在中长期合同中约定发用一致的功率曲线来解决。这是市场化不可妥协的要点。

长处3

辅助服务的羊毛终于于有一部分不在狗身上剪

俗话说“羊毛出在羊身上”,不论辅助服务的成本如何、费用高低,在市场化的背景下应当由电力用户承担辅助服务费用(市场中的一切成本最终必由用户买单)。但是,目前机制下大部分地区仍然维持发电企业承担全部辅助服务费用是不合适的。部分地区不断加大发电企业承担辅助服务的力度,甚至部分用户提供可中断负荷要向发电企业剪羊毛,没有将辅助服务的压力传导到用户,仍然维持辅助服务“大锅饭”。广东规则在辅助服务费用分摊上,向前做了辅助服务市场化质的突破,要求部分费用由市场化用户承担。部分省份总说系统低谷调节困难,仔细想想,都已经把发电企业剃成“葛大爷”了,电力系统调节能不困难么?

当然,这都是比较优势。现货市场自身的特点在此就没有当做优点来说了。

给南度度投稿
南度度致力于关注节能和清洁能源领域,如果你有这方面的见解,或者有报道线索,可以给我们投稿或来信: wangwx@csg.cn

转载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南度度或南度度节能服务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南度度节能服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