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树伟:煤电的2020年目标是控制还是催促上马的信号?

时间:2018-10-15
来源:南度度
专家:张树伟
为什么我国一面控制煤电建设目标,却仍有大批燃煤电厂在建设呢?来看看张树伟老师的分析。

近日,英国卫报报道了环保组织Coal Swarm对中国仍在建设的数百座燃煤发电厂的监测结果。卫星图像显示,我国仍在建设数百座燃煤发电厂。在报告提到的项目中,比如河南省三吉利周口隆达“上大压小”扩建,曾是发改委与河南省缓建煤电项目中的一部分。项目3号机组(属于扩建部分)似乎已经完工。

这一事情还要追溯到2016年3月份。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当时下发《关于促进我国煤电有序发展的通知》(发改能源[2016]565号),提出对电力过剩省份的煤电项目采取“取消一批、缓核一批、缓建一批”等措施,抑制煤电项目建设速度。

2016年10月10日,国家能源局下发《关于进一步调控煤电规划建设的通知》(国能电力[2016]275号),提出纳入规划(何种规划不详)尚未核准的煤电项目暂缓核准;已核准但开工文件尚未齐全的,暂缓开工;外送电力的煤电基地建设规模要缩减。

2016年9月23日,国家能源局宣布“取消一批不具备核准条件的煤电项目”,九省(自治区)的15项不具备核准建设条件的煤电项目被取消,共计1240万千瓦。

2017年1月14日,又向11个省份下发了《关于衔接省“十三五”煤电投产规模的函》文件。这些动作,与《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2016-2020)》中提出的到2020年,全国煤电装机规模控制在11亿千瓦以内的目标相呼应。

11亿千瓦目标本质上属于“先来先得”的催促

确定了总量的目标,却没有相应的竞争机制与筛选机制去排序,那么本质上将是一个“先来先得”的规则。这种情况下,各个机组的快马加鞭的推进建设进度,无疑成为了一个理性的选择。因为晚了就赶不上趟了。

市场的开放性与统一性同样需要适用于煤电

要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那必须以市场的要义——开放性与统一性作为前提与其他政策与工具发挥作用的主要“骨架”。不能动辄以割裂市场或者技术偏好的方式,干预投资行为的技术路线。这一点,同样适用于煤电。

要从消除煤电建设激励的角度引入“限制”工具

煤电的限制如果是个目标,正确的目标(笔者对此表示高度同意),也必须遵照即使目标正确,也不能不择手段实现的基本原则,探讨合适的政策工具的问题。理论上,新建的机组已经不再给予计划小时数,这已经足够消除新建煤电的激励,剩下了的是煤电厂自我承担风险、自负盈亏的事情。消费者还能从过剩的电力中获得低价稳定的电力供应好处。

过去,还出现过“不让煤电上网”的声音,这明显是做过了。煤电需要惩罚的是投资行为,而不是运行行为。

而政府的所谓“控制”目标,从政治经济学视角,永远无法出一个真正有约束力、足够的目标,而只可能是“和稀泥”。因此,这种目标有还不如没有。我国政府需要尽快取消这种无意义的总量控制目标。

给南度度投稿
南度度致力于关注节能和清洁能源领域,如果你有这方面的见解,或者有报道线索,可以给我们投稿或来信: wangwx@csg.cn

转载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南度度或南度度节能服务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南度度节能服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