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珠海银隆 为何一夜间身价百倍?

时间:2017-02-24
来源:南方周末
分类:企业访谈
在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加持下,珠海银隆一跃成为明星企业。这家默默无闻的新能源车公司,是如何在8年间身价翻了223倍?

在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加持下,珠海银隆一跃成为明星企业。这家默默无闻的新能源车公司,是如何在8年间身价翻了223倍?

2017年2月4日下午,在珠海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到格力电器调研的座谈会上,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宣布,通过和珠海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下简称珠海银隆)的合作,2017年格力电器将正式进入汽车空调领域。“如果今年珠海银隆实现销售300亿元,生产3万辆汽车,那就意味着我们卖3万台汽车空调”。

珠海银隆是董明珠2016年看中的一匹黑马。通过收购美国科技公司Altair Nanotechnologies Inc(奥钛纳米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国奥钛),珠海银隆声称掌握了一种纳米技术,被董明珠视为“长期埋没在沙漠里的金子”。

格力电器(000651.sz)的中小股东却并不买账,他们联手否决了格力电器收购珠海银隆的计划。

但董明珠并没有放弃。2016年12月,在最新一轮增资中,董明珠以个人身份联手王健林执掌的大连万达集团、刘强东麾下的宿迁涵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中集集团以及神秘股东北京燕赵汇金国际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共同为珠海银隆增资30亿元。

按照这次增资以及所占股份推算,珠海银隆的估值已达134亿元,是其初期注册资本的223倍。自2009年成立以来,珠海银隆完成了10次股权转让和7次增资,正是在这个过程中,公司实现了估值的飞跃,珠海银隆董事长魏银仓也收回了投资成本。

珠海银隆在技术路线上曾饱受争议,但被地方政府和资本疯狂追逐,它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无中生有”

魏银仓的老家武安市,是隶属河北省邯郸市的一个县级市,境内多山,地瘠民贫,自古兴商贸。不过,魏银仓并没有走出去经商,而是在本地完成了原始积累。其早期的商业版图涉及高速公路、矿产以及汽配维修等。

2009年珠海银隆刚成立时,其官网曾显示,注册于英属维尔京群岛的“BVI银达控股有限公司”是珠海银隆的一员。这家公司与邯郸市光大公路开发有限公司,共同控股邯郸邯武公路发展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邯郸市光大公路开发有限公司是由邯郸市交通运输局的两个部门出资成立的。

邯郸邯武公路发展有限公司创建于1996年12月,拥有对309国道邯郸至武安段的收费经营权。珠海银隆官网曾介绍,邯武公路是309国道的一部分,属国家标准一级公路。途经邯郸市丛台区、复兴区、邯郸县、武安市,是晋煤东运的咽喉要道,也是邯郸市重要的交通线路之一。2000年开始正式收费,2009年实现通行费收入8080万元,2010年累计征收8348万元。

珠海银隆还曾下设银隆投资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主要经营铁矿、煤矿、有色金属三大支柱产品的生产、开发和贸易。

银隆投资集团(香港)有限公司又下设河北银达交通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总资产10.1亿元,是以经营道路投资开发与公路建设为主业的大型民营企业。

闯入新能源领域后,这些早期的公司和生意已无法从珠海银隆最新的股权架构中看到。魏银仓通过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开曼群岛以及香港成立的一系列公司,间接控制着珠海银隆。

武安市委书记张臣良2014年接受央广网专访,谈及武安经济结构转型时,透露了魏银仓从武安走出后的动向:

新世纪以后,武安市动员本地在外的老板回乡创业,其中就有魏银仓。魏银仓当时已经入了美国籍,在武安市领导的动员下放弃美国绿卡,随后买断美国奥钛的技术,回到家乡投资建厂,搞新能源汽车。

据张臣良测算,珠海银隆以及另外一家在武安投资的新能源汽车公司发展潜力很大。如果三期工程全部上马,投资300亿后,产值能够达到1200亿,相当于再造一个武安市。

通过引进这些新能源汽车,张臣良认为,武安已经找到了转型升级、绿色崛起的路径。这种路径就是传统产业搞“有中生新”,新兴产业搞“无中生有”。

一位与魏银仓打过多次交道的电池业内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魏银仓不是技术出身,但现在已经成了电池专家,一谈起电池就滔滔不绝。

美国奥钛

支持珠海银隆“无中生有”的正是美国奥钛。2010年,珠海银隆花了5750万美元(约4亿人民币),收购了美国奥钛53.3%的股份,掌握了魏银仓口中的石法纳米制球技术。

此前,珠海银隆在新能源领域几乎没什么作为。珠海一位经济口官员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在格力电器收购之前,他也仅仅是知道有这么一家企业而已。

美国奥钛是一家有着40年历史的科技企业,但经营业绩一直不佳。在被珠海银隆收购的2010年,美国奥钛的总资产、营收及净利润分别是2426万美元、783万美元和-2230万美元。公司曾在纳斯达克上市,被珠海银隆收购后,因中外审计差异,无法按时提交财务报表,被迫中止交易,随后退市。

之所以业绩不佳,部分原因是美国奥钛早期商业化的失败。其商业路径从生命科技到制药再到军用,五花八门,一度被外媒揶揄,主业换得比美国名嘴奥普拉的衣服还要快。

也就是最近十年,美国奥钛才逐渐确立了两大商业化主线——储能系统和钛酸锂电池。

翻看美国奥钛的财报,近些年为公司贡献收入的主要是储能系统。比如在2013上半年,500万美元的收入中,43%来自夏威夷电力照明公司(Hawaiian Electric Light Company)。夏威夷电力照明公司也显示有多次购买记录,针对风能、太阳能等不同的储能用途。此外,美国电力公司(AES Corporation)、跨国风电企业Vestas等一些国际知名企业也都是美国奥钛的客户。

在增资珠海银隆的过程中,董明珠和王健林也都明确表示过对储能领域的寄望。在2016年格力电器收购珠海银隆期间的股东大会上,董明珠就坦言,她看不中珠海银隆的汽车,汽车对她来说只是电池的延伸。收购银隆后,会加快做储能设备,随后抛出金句,“要让雾霾消掉一大半。”王健林则在增资珠海银隆时更加直接地说:“它的前途我倒不觉得在新能源汽车上,我觉得更多是在储能上。”

相比之下,奥钛的钛酸锂电池在美国的应用缺乏成功范例。2006年,奥钛开发了一款钛酸锂电池,命名为NanoSafe,被当作核心产品推出。

所谓钛酸锂电池,就是采用钛酸锂作为电池的负极材料。与国际市场上更为流行的磷酸铁锂、特斯拉采用的三元材料相比,钛酸锂的充电速度是最快的,只要几分钟;同时,钛酸锂电池还有使用寿命长、安全稳定性好的优点。但它的能量密度则是最低的,低到只有三元材料的一半,意味着同等体积下可储存电量少,车子跑不远就要充电。

NanoSafe卖给了几家汽车公司,其中战略合作的一家是以制造货车为主的凤凰汽车(Phoenix Motorcar)。福布斯杂志长期跟踪奥钛的记者撰文称,当时的美国总统小布什在看过两家企业合作的纯电动卡车后,盯着引擎盖下面说,美国将有希望在十年内减少20%的油耗。奥钛的股票在第二天大涨18%。然而,双方合作的汽车没了下文,凤凰汽车在2009年宣布破产。

美国巴士制造商Proterra也购买了奥钛钛酸锂电池。2013年双方合作的大巴初次亮相时,被当时美国交通部长称赞为“明日巴士”。Proterra订购了约能满足80台公交的电池,但之后有没有续订不得而知。

南方周末记者给Proterra发了邮件询问续订以及电池质量问题,截至发稿未能得到回复。但国内一家大型钛酸锂电池供应商销售总监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在2014年拜访过美国公共交通协会,至少三家公交公司说Proterra的电池衰竭太快。

在珠海最大的公交总站拱北,南方周末记者看到了几十辆清一色的珠海银隆公交车以及5个充电桩。据现场的公交司机以及电池维护人员反映,珠海银隆的公交充电时间在10分钟左右,理论上能跑60公里,但实际上只能跑30公里,也就是跑一个单程就要充电,因为电量低于50%的时候有动力不足的感觉。此外,一个公交车大概装有10箱电池,一年就要整体更换一次。

上述销售总监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奥钛的钛酸锂电池当时合成工艺成本太高,价格很贵,这也是在美国不畅销的原因之一。

美国奥钛的竞争对手中,最强悍的要数A123。A123是从麻省理工大学剥离出来的上市公司,主打磷酸铁锂电池,战略合作车企包括美国通用、福特等,声望比奥钛更胜一筹。但A123最终也因成本过高无人问津,没能逃过宣布破产的命运。巧合的是,A123随后也被一位中国企业家收购,他叫鲁冠球。

美国电池企业的相继失败引发了业内不少讨论。2013年,美联社就此采访了10位电池元老,他们普遍认为,电池业的发展已经进入瓶颈期,已有的电池主要有两个缺陷:第一成本太高,第二续航能力不足。但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能够描绘,下一代突破性产品究竟长什么样。

2017年1月16日,珠海最大的公交总站拱北,一台银隆电动车正在充电。(南方周末记者 冯叶/图)

执意造车

“我们见过面,谈过很多次,但我们没谈成。”北京大学新能源材料与技术实验室主任、国家“十一五”863电动汽车动力锂电池项目负责人其鲁对南方周末记者说,魏银仓曾想聘请其为技术专家,但他坚持认为钛酸锂能量密度太低,不适合做电动车,尤其不适合私家车。

“能量密度高的电池是未来发展的方向。”另一位不愿具名的电池专家亦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这是世界发展的潮流。此前,能量密度较低的磷酸铁锂(钛酸锂的能量密度比磷酸铁锂还低)电池在中国占了绝大部分,主要是基于安全性的考量。但在最新的新能源补贴政策中,在具备安全等因素的前提下,中国开始鼓励企业开发三元材料等能量密度高的电池。

为什么做车,魏银仓曾在上述格力股东大会上表示,珠海银隆的市场领域不仅仅局限在大巴,大巴仅仅是目前最具有竞争力的一个切入点,所以先发展了大巴。这个切入点具备了盈利、制造、生产销售的所有条件,从这切入进去,企业才能不断积累利润、扩大产能、降低成本、扩大市场。

可为什么在美国无法盈利的技术在中国有盈利预期呢?上述不愿具名的专家认为,原因主要有两个,首先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电动车市场,所有人都想来分一杯羹;另外一个就是国家补贴。如魏银仓就提到,珠海银隆的双层车连车架卖两百多万,国家补贴之后只卖一百多万。

据电动汽车资源网的数据,2016年12月,珠海银隆销售了3872辆纯电动客车,这占到了珠海银隆2016全年销售总量6047台的一半还多。一位江浙地区资深新能源电动客车销售员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年底冲量与国家补贴息息相关,2016年最后一个月,国家出台了新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利好银隆等快充的电动客车。

值得一提的是,珠海银隆的快速崛起也离不开魏银仓老家武安市的大力扶持。魏银仓在股东大会上回答股东提问时就表态,2016年以后,全国的销售渠道打开了,但初期绝对是依靠了地方政府的支持。

据美国奥钛多份公告,2012年4月,珠海银隆与河北省邯郸市以及邯郸市下辖的武安市签订了一份经济合作协议。双方约定在当地共同投资建设钛酸锂系列工厂,同时,地方政府也将采购银隆生产的公交车等。

为此,武安非常优惠地向银隆提供了106英亩的土地。珠海银隆拍到的第一块工业用地是在2012年11月,花了1360万美元,同时,珠海银隆也收到武安市政府提供的建厂补贴,共计1180万美元;2013年5月,珠海银隆再次拍得一块40英亩的工业用地,土拍花去的860万美元,预计将由政府补贴原价返还。

获得这两宗土地后,银隆承诺在当地投资2.661亿美元,当投资额超过1/4时,银隆可以转让或转租这些土地。而据银隆估算,第一块以1360万美元成交的土地,实际上评估价高达3200万美元。

北京市君合律师事务所出具的一份法律意见书显示,珠海银隆及其境内子公司拥有的土地使用权合计215万平方米,这意味着,从武安获得的土地占到了20%。

资本热捧

珠海银隆发展至今也离不开资本的追逐。

据珠海银隆的审计报告,自2009年成立以来,珠海银隆共完成10次股权转让和7次增资。一位企业CFO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正是在这个过程中,珠海银隆实现了估值的飞跃,魏银仓也收回了投资成本。

与增资被动稀释股权不同,股权转让可以被视作为套现。据上述CFO统计,10次股权转让中,涉及大股东也就是魏银仓的股权转让共有5次,排除与关联企业之间的转让后,还有3次,共转让股份19.29%,套现8亿元左右;而大股东这些年的资本投入依次为,注册资本6000万、增资1.886亿、债转股4.34亿,共计6.826亿。

珠海银隆的股权被大股东转让给了各路投资基金,股权转让的具体过程为:2015年8月15日和20日,大股东第一次股权转让5%,转让的估值是40亿,大股东套现2亿;2015年12月23日,第二次股权转让5%,估值40亿,套现2亿;2015年12月10日,第三次股权转让9.29%,估值42.8亿,套现接近4亿。

珠海银隆2014年-2016年财务审计报告显示,珠海银隆2015年做了两次重要增资。这两次增资分别发生在2月12日和12月10日,第一次增资估值40亿,融资15亿,第二次增资估值66.9亿,融了16.9亿。为珠海银隆进行增资的除了各路投资基金,也有保险、资产管理公司等。

最大手笔的一次增资正是在格力电器收购终止后,董明珠以个人身份联手王健林执掌的大连万达集团、刘强东麾下的宿迁涵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中集集团以及北京燕赵汇金国际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燕赵汇金),共同为珠海银隆增资30亿元。

按照5家单位共同获取的22.388%的股权来计算,珠海银隆的估值已达134亿元,是其初期注册资本的223倍。

神秘股东

在上述增资中,投资比例最大的是董明珠和北京燕赵汇金,他们分别投资了10亿元,各自持有珠海银隆7.4627%的股权。

豪掷千金的北京燕赵汇金,可谓神秘股东。其新成立不久,注册于2015年9月,除此之外,公开资料十分有限。

但南方周末记者发现,北京燕赵汇金的注册电话与另外三家于北京注册的公司一致。这三家公司分别是北京运成智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北京中财康洁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北京隆泽伍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且三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一个名叫张华的人。

就在燕赵汇金增资银隆前,2016年12月1日,北京隆泽伍德的法定代表人由张华变为了胡日新,而胡日新正是北京燕赵汇金的监事。

北京隆泽伍德看起来像是一个资金通道。其官网显示,公司最主要的业务就是上市公司市值维护、再融资以及资产管理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其原法定代表人张华曾于1992年到2000年期间,在保定市民政局做过办事员。也就是说,燕赵汇金的背景可能来源于河北。

南方周末记者向北京燕赵汇金求证,但其注册电视无人接听。

在珠海银隆最新的股权架构中,董明珠与北京燕赵汇金两者股份相加接近15%,仅次于由魏银仓控制的第一大股东及其关联企业,他们的持股比例在25%左右。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格力电器终止收购后,珠海银隆拟独立登陆资本市场,上述增资入股可看作是一次Pre-IPO。

上市既可以通过IPO也可以通过资本重组,在一位资深并购律师看来,珠海银隆的股权已经比较分散,如果走IPO,可能会存在困难。因为证监会要求实际控制人在报告期内,也就是上市前2年(创业板)或3年(主板和中小板),不能发生变更,如果大股东和其他股东的股权相差太少,“未必控制得了企业”。

针对上述问题,春节前,南方周末记者前往珠海银隆总部,希望采访董事长魏银仓。一位董事长办公室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是否接受采访都会告知记者,但截至发稿,南方周末记者没有收到回复。

珠海银隆的总部选在香洲区的一个高档小区内,由三栋别墅组成。其中一栋别墅的大门口,摆放了两只石象。正对门口的供台上,则是横刀而立的关公。

(本文首发于2017年2月16日《南方周末》)

给南度度投稿
南度度致力于关注节能和清洁能源领域,如果你有这方面的见解,或者有报道线索,可以给我们投稿或来信: wangwx@csg.cn

转载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南度度或南度度节能服务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南度度节能服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