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弃物都是烫手山芋?有时候创意可颠覆一切想象

时间:2016-09-21
来源:社企流
分类:低碳生活
当大部分的企业,都想着要把废弃物送给回收场时,这间新创公司却反其道而行,把别人眼中的废弃物当宝贝,拿回去堆在工作室内。REnato Lab以台湾废弃物为原料,将之研发、设计为精品家具,其中一个代表作,便是以回收的汽车零件再设计的“一把胶椅”。

导读

台湾一年的废弃轮胎量约900万条,排起来可绕行台湾4圈,这些数量庞大的废弃轮胎,若就地掩埋处理,相当占据空间,若用焚化方式处理,则会产生空污和戴奥辛等污染。当人人视废弃物为烫手山芋,REnato Lab这间新创却把垃圾当宝贝,用设计颠覆你对环保商品的想象,把垃圾放在对的地方,让经济可以循环可持续发展。

台湾省在台湾环保署推动的废轮胎回收制度之下,目前有近6成的废弃轮胎,经处理后可作为辅助燃料再使用,然而这些再利用的数量,仍远远赶不上废弃的数量。

“我常说轮胎是世界上第一没用的材料,第二则是电路板,而我们总是可以找到这些大家觉得最没价值的材料。”REnato Lab的设计总监萧光廷笑着说。

当大部分的企业,都想着要把废弃物送给回收场时,这间新创公司却反其道而行,把「别人眼中的废弃物」当宝贝,拿回去堆在工作室内。

跨领域合作,发现藏在废轮胎中的好点子

2014年初的一场国际研讨会,让家具设计师萧光廷与在环保产业深耕多年的王家祥相遇,两人对于「回收循环」的设计理念一拍即合,因而展开合作,共同创立了「REnato Lab」。

REnato是两个不同文字的结合,Re在英文中有重新、重复之意,nato则是意大利文诞生的意思,两者结合即是重生,也象征跨领域专业的结合。

王家祥(左)与萧光廷(右)共同创立了「REnato Lab」

谈起合作的开端,设计师萧光廷笑说,「设计师是创造和孕育产品的人,但家祥的环保事业几乎是在最末端、帮产品『处理后事』的人,虽然我们分别是最前端和最后端,却发现有很多共同点是可以串联的。」

原本任职环保顾问公司的王家祥,以往主要是协助政府制定电子废弃物的相关政策,然而他也发现,

「要推动循环经济不是由政策或企业告诉你该怎么做,而是要去找到民众的需求,让资源自然地在民间循环。」

为了让循环经济的概念能够接地气,REnato Lab以台湾废弃物为原料,将之研发、设计为精品家具,其中一个代表作,便是以回收的汽车零件再设计的「一把胶椅」(Groove)。

以废弃轮胎为设计原料的一把胶椅

建立「回收利用」的完整供应链

「一把胶椅」利用轮胎兼具橡胶的延展性和塑胶的防水性,将汽车轮胎的内胎制成椅套,再将汽车坐垫里的泡棉制成坐垫,搭配特制的不锈钢支架,让汽车零件的生命周期得以延续,目前一个轮胎可以制作成三张椅子。

然而,这段从废弃物变身精品家具的过程,虽然用短短几句话便能交代完毕,但执行起来,却需要建立起三阶段的完整供应链:原料取得、再制造、销售与市场。

原料取得

王家祥认为,「回收最重要的目标,就是帮这些废弃物找到应有的价值」,如果有更多人愿意把废弃物当作原料来使用,那么就不会有废弃物的概念产生。

然而,由于台湾过去常发生废弃物非法弃置,或是再制成黑心商品等事件,目前政府对于废弃物的流向和回收利用的管制相当严谨,「一般的工厂若不具备废弃物管理的知识,要取得原料是很困难的,更何况是设计师。」他补充说明。

因此REnato Lab目前的作法,是与可以取得和处理这些材料的公司合作,共同研发将废弃物做成原料的方式,因为根据目前的法令规范,企业在丢弃废弃物时,必须做流向申报管制,清运过程中必须全程监控,「当它是废弃物的状态时,不管是任何一个企业都没有办法取得。」

因此当他们要回收利用废弃物时,必须先经过再处理,把废弃物制成原料后才能使用。举例来说,目前REnato Lab与佳龙科技公司合作,研发将电路板和面板玻璃等废弃物,初步处理成原料的技术,让更多制造业者可以合法取得这些材料,加工成产品。

再制造

取得原料后,则需进一步思考可以如何应用和再制成产品。

萧光廷表示,「我们常常取得十几种材料,但真正能利用的只有一两种。」对REnato Lab来说,设计产品大约需要一星期,但前期的研发阶段,由于要去许多废弃物处理厂学习并观察现有材料的应用,这个过程往往要花上一、两年。

REnato Lab团队实际到回收厂和处理厂里认识废弃物。

开始设计时,REnato Lab的原则是:「尽量在不经过其他制程下,使用原本的材料」,例如他们在灯具中使用的背光材料,「因为是由两种塑胶(PET和PMMA)混合的复合材,一般回收业者并不会使用」王家祥说。然而他们采取物理拆除的方式,直接利用背光材料闪亮的特性来制成灯具,而非用化学溶蚀,一来避免化学药剂产生的废水污染环境,二来也节省了成本。

萧光廷表示,「对于材料的取得,我们是尽量让它简化,设计要做的越少越好,但要能产生最大的价值。」

销售与市场

萧光廷坦言,目前欧洲市场对于REnato Lab的产品接受度较高,因此,目前他们在台湾的角色,比较象是前期概念的推广,希望让更多民众知道,废弃物也能变身为精品家具。

提到台湾市场对于环保商品的接受度不高,王家祥认为,一来可能因为过往的环保商品,太过于强调环保,而非产品本身的质量,导致产品本身并不耐用。再者,每个人对于环保的想法不同,

有人认为纸制商品很环保,而塑胶产品则不环保,「事实上塑胶若妥善进入回收系统,可以被重新利用,那它在后端就是环保的。」

设计中的循环思维

REnato Lab以没有人要使用的废弃物为原料,取料过程中以简单的制程为优先,并在产品设计时,预先考量到后端的处理,做成容易拆解、便于回收利用的形式。

这些做法有别于传统「开采、制造、丢弃」的线性思维,而是将对环境的影响与资源的回收利用,重新设计到供应中,打造成可循环的经济模式。

REnato Lab使用印刷电路板提炼出来的玻璃纤维做成的壁砖。

补足循环经济中「失落的环节」

Renato Lab至今才成立两年,但已累积许多跨领域的合作经验,例如意大利米兰国际家具展的参展,以及2016台北世界设计之都的合作等。「我们想做的是一个平台,去串联循环经济里目前已有的单位与环节。」王家祥说。

提到在台湾要如何推动循环经济时,王家祥认为,目前的循环路径中仍有许多「失落的环节」,例如,政府目前的政策是鼓励回收,却不鼓励「重新利用」,导致资源利用的发展受限。

其次,后端处理商也需要面临废弃物的组成「越来越复杂」的挑战,现在的企业为了让自己的产品更有区别性,往往会使用更多元的原料,王家祥举例,

「当一只手机是由40种金属制成时,它的后端回收要如何100%再利用?」,他认为后端处理商也要去思考如何利用这些「根本不知道会是什么东西」的废弃物。

就如同艾伦.麦克阿瑟基金会所提出的循环经济蝴蝶图中(如下图),工业循环包含了许多面向,例如维修、再利用、再制造和回收等。王家祥认为,台湾要发展循环经济,必须先把这些失落的环节补足,让每个阶段都健全,「循环经济才会一环扣一环地运作。」

艾伦.麦克阿瑟基金会所设计的循环经济图,绿色部分为生物循环,蓝色部分为工业循环。

就如同艾伦.麦克阿瑟基金会所提出的循环经济蝴蝶图中(如上图),工业循环包含了许多面向,例如维修、再利用、再制造和回收等。王家祥认为,台湾要发展循环经济,必须先把这些失落的环节补足,让每个阶段都健全,“循环经济才会一环扣一环地运作。”

给南度度投稿
南度度致力于关注节能和清洁能源领域,如果你有这方面的见解,或者有报道线索,可以给我们投稿或来信: wangwx@csg.cn

转载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南度度或南度度节能服务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南度度节能服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