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静

第021期薛静:“互联网+”来了,传统电力企业如何对接?

人物介绍:
薛静,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部门主任,电力经济运行分析专家。
本期语录:
“如果你必须在负荷最高的时候用电,那就应该用多倍价格去买。”
“电力是不同于白菜的特殊商品,卖电不能按卖白菜的思路筹划。”
“能源互联网起步创新阶段,就不该形成一个完全统一的模式。”
“能源互联网行动计划应该鼓励各方创新探索,而不是框死它。”
“电力企业已经有了‘汽车’,构建‘高速公路’也不是难事,但还没搞清楚怎么结合并‘快速行进’。”

用电量与GDP增速不同步?不是简单线性正比关系

Figure


南度度:根据一季度统计数据 (可参考《 2015年一季度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分析预测报告 》) ,全社会用电量增速同比大幅回落了,只有0.8%,但GDP增速还维持在7%,有声音质疑用电量与GDP增速不同步,您怎么看?

薛静:今年一季度用电量累计同比增速是0.8%,确实是不高,这是延续了去年下半年以来的用电特别是第二产业用电疲软的态势。前不久,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一季度经济形势座谈会上提出 一个判断——中国正处在新旧产业与动力转换的“衔接期”。我认为非常准确。目前,中国确实存在地区之间、产业之间的转换,有些地区产业衔接存在着问题,有些地区已经出现新的经济 动力。在电力高耗能领域,普遍认为它们的产能过剩导致增速回落,我觉得这个因素有,但这个“过剩”到底“剩”的是谁?我看“剩”的是结构性问题。

以钢铁为例,有些地区的钢铁生产状况确实不太好,比如在河北、山西等地,钢铁生产与制造业终端消费未能完全“衔接”上,所以这些地方的钢铁生产一直处于负增长,用电量也是负的; 反之在东部的一些省份,制造业经过前一轮的调整和发展后开始企稳向好,他们一方面有着高耗能需求的终端市场,另一方面又具备比较好的能耗管理水平,钢铁生产状态相对较好。所以说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过剩概念,而是一个结构性、地区性的问题。【详细】

全球各界都在紧盯中国用电量数据

Figure


南度度:那么电力数据的应用,对于政府、对社会、对企业来说,存在哪些价值和意义?

首先解释一下电力数据,它分为两类,一个是由国家统计局统计公布的,包括发电量等;一个是经国家政府部门授权,由中电联进行的行业统计,并由国家能源局发布,包括电力消费 数据等。

发电量是国家统计局数据,发布的是规模以上发电企业的发电量数据,由于不是全口径,所以如果碰到经济情况不好或是水电丰枯情况很极端情况下,发电量的水火结构就不能全面反映真实 情况了。

而中电联统计、能源局发布的月度全社会用电量数据,是全口径统计、通过大电网上的直接采集和个别小电网的数据报送汇总得到的,来源比较可靠,数据也是相对准确。同时,由于电力消 费是直接伴随电力用户生产环节瞬时完成的,数据即时产生,它不像工业增加值等数据,总有一个滞后的过程,所以中电联所承担的电力消费数据尽管是行业数据,但它是国务院重点关注的 ,也是国家在节能减排、能源监测等工作的关键核算数据。【详细】

DSM需要按分秒实时监控电力数据

Figure


南度度:电改第二个配套文件落子电力需求侧管理(DSM),在这一块,电力大数据可以有何作为?

薛静:先要搞清楚电力需求侧管理的主要目的是什么,DSM是要帮助政府和企业在电量节约上下文章,它包含两方面内容:一是降低单一企业最高负荷,拉平峰谷差,如果可以做到,就能够 减少电网备用容量,降低全社会和企业的投入;二是通过不同企业的用电负荷特性,进行彼此之间的最优化组合,在一个区域内实现最优用电运行方案。

回到电力数据的问题上来,DSM需要的数据可比上面提到的发电量、用电量数据复杂多了,它需要按分、秒对所有用电设备进行监测并采集相关数据,很多是全天候实时监控的,由此产生的 数据是时间的函数,包含着很多有价值的信息。通过历史数据可以对不同用户进行分析,包括无功功率、有功功率、负荷特性等等,用好了这些数据,既能提高企业的能源利用效益,又可以 提高全社会的能源利用效率。在此基础上,这些大数据还有更多的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详细】

如果必须在最高负荷用电,就去用多倍价格买

Figure


南度度:话说回来,我国关于DSM的探索很早就开始了,但成果不多,问题出在哪?

薛静:当初提出DSM的主因是全国性缺电,希望通过DSM来降低对电力、电量以及最关键的最高负荷的需求,从而最低限度保障我国国民经济的安全运行秩序。本着这样一个目的,结合当 初可调控的手段和途径,DSM的责任主体只能落在电力公司身上,但电力公司毕竟不是用电侧,它是电力供应侧,从经济效益来说,显然动力不足,只能本着提高社会效益角度去承担社会责 任。

另一方面,政策设计之初确实没有把电力用户主动参与DSM的积极性调动起来。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缺电,就以行政手段实行有序供电方案,电力用户始终处于弱势地位,只能被动响应, 并没有经济杠杆调节概念。

而这次电改把DSM放在这么重要的位置,就是要发挥用户侧的市场用电激励机制,培育用户侧的主动参与积极性,也就是要树立需求侧主动响应的社会氛围和条件。如果你必须在负荷最高的 时候用电,那你就去用多倍价格买最高电价,但如果你能把生产时间调整到负荷谷底,那你就可以享受最低电价,在这个市场调剂过程中,用户侧得到了实惠,他们就会考虑用电的最优化配 置。【详细】

卖电不能按卖白菜的思路去筹划

Figure


南度度:这次电改建立的市场机制,会让电力还原为彻底的商品属性吗?

薛静:电力具备三个属性。首先,它是国家的基础产业,是国民经济中不可替代的必须循环畅通的血脉,对社会具有普惠和调节的作用;其次,电力生产必须瞬时完成,对安全要求很高;再 次,电力又是同质、无形的商品。这三个属性决定了电力是一种不同于白菜的特殊商品,但它毕竟具有商品属性,可以在商品市场上交易。

电力在生产、供应、交易过程中,还存在最高、最低负荷的调峰,有功、无功之间的调节,集中供应与分布式能源混合,跨区与就地供应的平衡,节能减排提高能效和电源质量(尤其是频率 稳定)等方方面面问题,所以电力这个商品在市场交易过程中所附带的上述特性,就决定了它在市场交易规则和运送通道、信息处理等方面的复杂性,本次电改将要筹划的市场机制与交易规 则,显然不能以卖白菜的思维方式去考虑。

能源互联网起步阶段就不该形成一个完全统一的模式

Figure


南度度:最近能源互联网的话题也很热,您对此有哪些认识?

薛静:自从“互联网+”概念提出以后,的确是有不少企业纷纷开始介入能源互联网的筹划,为什么能源互联网会比别的互联网概念更热呢?因为电力本身拥有网络,在此基础上再加上一个 互联网,看起来似乎很容易结合,所以社会各界对能源互联网的热度非常高。

目前,对能源互联网的认识可以分为很多类,基本都是从自身产业视角出发来解读,并没有一个全社会的共识。比如说,有一种认识是通过收集分析大用户的用电量数据来产生增值服务;还 有一种视角是把多元化能源组合起来,经过智能化数据处理形成优化供电方案,从而提供当地电量平衡关系的帕累托最优;有的把电力全产业链做优化筹划,达到电力供电成本最低效果;还 有一些认为电力的物理流与交易信息流可以分开运行,以互联网思维实现用户需求至上和智能化服务,等等。总之,“互联网+”引入能源、电力,最关键的是将生产、供应、销售、服务等 环节的信息透明、公开、对称了,用互联网思维整合所有资源。【详细】

行动计划应该鼓励各方创新,而不是规范、框死它

Figure


南度度:您的意思是,民间探索先行一步,顶层设计再随后跟上?

薛静:没错,正如李克强总理所说的,我们已经进入全民“创客”时代,大家都在积极发挥自己的最高智商和创新能力,在这个状态下,我们千万不要压抑它的可能性。

南度度:消息说国家能源互联网行动计划年内就会出台,如您所说,现在各方面探索还没结果,那这个计划怎么办?

薛静:计划可以是各种角度的。站在政府的立场上,我觉得应该出一个鼓励各方创新的行动计划,而不是一个统一行为规范的计划,更不要定一个统一标准的计划。

比如,行动计划可以在政策上保证能源互联网上的数据共享;在企业开展需求侧管理与数据平台构建、整合的时候,呼吁当地政府给予支持和帮助;再比如鼓励资本市场提供充足来源支持企 业探索,国家提供财政和税收政策给予企业创业帮助的社会环境,等等

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政府的作用应该是积极倡导和正面鼓励,而不是规范、框死它。能源互联网目前的未知数比已知数更多,我们不该用有限的眼光来看待这个无限的空间。

能源互联网卡位战开启,各有各的战略

Figure


南度度:在这个无限的空间里,很多企业已经开启了卡位战,能否给我们分析分析他们的战略?

薛静:就我目前所看到的情况,在能源互联网领域比较积极的企业主要有两类:一类是开放式的互联网企业,比如腾讯、阿里,他们完全从互联网思维来考虑能源互联网,考虑更多的是通过互联网来介入和整合能源产业的信息资源,产生大数据和海量用户,从而产生增值机会。第二类是传统电力企业,主要是从产业链的角度去优化配置业务流程,考虑如何通过互联网和大数据的采集将多元能源,特别是分布式能源,通过微电网组合起来,优化利用并达到智能化目的。

有了大数据,电力“汽车”就有可能从北京开到新疆去

Figure


南度度:这里面您比较看好谁?

薛静:我觉得互联网企业和传统电力企业各有优势。能源互联网是以能源业务为骨干的,所以企业必须对能源产业链充分了解,这也是能源电力企业的长板所在。当然,他们也有短板,就是 没有完全从传统的思维方式中释放,容易陷入工业制造阶段的思维模式,市场化意识也相对薄弱,创新思维不足。换句话说,在能源互联网时代,电力企业其实目前已经先有了可以跑的“汽 车”(电力业务),从技术、人才和资本上看,构建“高速公路”(互联网)也不难,但是如何让他们结合好,并能让“汽车”“快速、灵活行进”,获得市场先机,这个方面电力企业目前似 乎不占优势。

从互联网角度来看,领头的互联网企业拥有强大的资本市场,而且技术手段、研发能力以及对市场的敏感度更高,所以他们把握机会并实现资本增值的能力远远高于传统电力企业,这是互联 网企业的优势,他们的劣势是对能源产业链的不了解。【详细】

寄语南度度

Expert
南度度:南度度节能服务网是南网能源公司打造的一站式综合节能服务平台,我们致力于关注节能和新能源领域,请寄语南度度。
薛静:南度度在节能服务领域的媒体效应已经开始体现了,你们把企业的节能理念、能源热点话题和专家资源衔接了起来,做得很不错。希望以后在互联网、微信和更多能源专业链接上看到和听到你们的声音,把你们的专业优势彻底发挥出来!
“能言”代表我们关注能源(尤其是节能)领域,以对话形式阐述和节能、新能源相关的事件、公司、科技及趋势;
“善道”代表我们关心节能对地球乃至每个人的影响,传播绿色低碳和可持续发展的价值观。
“集大家之言,善节能之道。”我们将邀请与节能领域相关的商界、政界、学界专家,共同探讨节能的政策方向、热点事件、前沿技术、业界实践等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