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期曾鸣:电改引入竞争机制不是为了搞电力促销

人物介绍:
曾鸣,华北电力大学博士生导师,华北电力大学能源与电力经济研究咨询中心主任,先后参加了作为我国电力市场建设纲领性文件的电改5号文和9号文的讨论和起草工作。
本期语录:
“原有改革思路和进程已无法满足现有实际需求,是时候换换了。”
“长期以来,节能在电力体系中都没被当作一项重要工作来实施。”
“新能源补贴的最终目标是去除补贴,让产业和新技术市场化。”
“引入竞争机制不是为了售电机构的电力促销。”

原有电改思路是时候换换了

电改思路

南度度:从上一轮电改至今,已经历了13个年头,作为多次参与此轮电改方案讨论的专家,您认为倒逼改革的动因是什么,为何要在此时布局新一轮改革?

曾鸣:2002年电改以来所取得的成果是有目共睹的,这13年的改革,有效促进了电力工业的发展,提高了电力普遍服务水平,形成了初步市场化体系,完善了电价机制,这些成绩都为后续深化改革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但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时代的进步,原有改革思路和进程已经无法满足现有实际需求,改革过程中种种问题浮现,比如缺乏顶层设计和规划,政府职能履行不到位;市场化程度较低,价格机制扭曲,资源利用率不高;可再生能源发展受阻;政府监管和市场力作用不协调;立法滞后,法律法规、政策标准都无法适应发展需求等等。

电力工业,是事关我国能源安全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性行业,上述问题不解决好,将直接动摇我国的立国之本、影响国计民生。正如《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中所说,“随着社会各界对加快电力体制改革的呼声越来越高,推进改革的社会诉求和共识越来越大,加上正值我国进行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和能源革命的关键时刻,进一步推进电力体制改革应该说是大势所趋。” 【详细】

新能源补贴的最终目标是去除补贴

新能源补贴

南度度:市场化无疑是此轮电改的主角,新电改要求放开输配以外的竞争性环节电价,这对于相对昂贵的风电、太阳能、生物质能等可再生能源来说,是个坏消息吗?

曾鸣:首先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坏消息。新电改要求有序放开输配以外的竞争性环节电价,通过市场竞争形成发、售电价,将驱动市场主体进行理性决策,避免低水平重复建设和无序竞争。不论是传统能源,还是可再生能源,都应该遵循电改市场化的基本方向。由于可再生能源发电的建设运营成本都较高,一旦失去政府政策扶持,在售电侧改革的大环境下,这有可能不利于清洁能源的消纳。

我们换一个视野,随着国内能源需求不断增长,能源短缺以及能源利用过程带来的环境污染问题,成为制约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因素,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是实现节能减排目标的重要保障。所以,要实现可再生能源健康、有序的发展,就必须靠各方的共同努力。 【详细】

节能工作在电力体系中长期被忽视

节能工作

南度度:正如您所说,9号文也确实将节能减排、绿色低碳摆在了重要位置,但一边是市场化的盈利需求,一边是节能减排的普遍期待,要如何才能兼顾,这给电力系统规划提出了哪些要求?

曾鸣:要实现能源革命目标,实现节能减排和绿色低碳等目标,必须重点改革、切实加强电力行业的统筹规划。《意见》中重点提到各级电力规划之间的协调问题、电力规划与能源规划之间的协调问题,并且把优化规划和安全运行作为重点任务之一,这充分反映了两者的重要性。

与其他公共事业不同,电力系统是一个连续运行系统,其电能生产、供应、使用是在瞬间完成的,并需保持平衡,可以说,电力行业的规划、决策与运行,具有天然的整体性。所以在规划过程中,必须保持这种天然整体性不割裂,否则不仅必然会造成重复建设和资源浪费,还会严重影响电力系统的安全稳定运营。

《意见》中提出,要切实加强电力行业特别是电网的统筹规划,因此必须实现电源规划与电网规划统筹协调、国家电力规划与地方电力规划的有效衔接,同时提升规划的科学性和权威性。 【详细】

新能源大规模并网消纳仍被客观条件所限

新能源大规模并网

南度度:从电改方案看来,新能源电力大规模接入电网的前景似乎已经很明朗。

曾鸣:的确,方案提出要开放电网公平接入,完善并网运行服务以及要开放用户侧分布式电源市场,鼓励支持分布式电源发展,支持新能源、可再生能源、节能降耗和资源综合利用机组上网,还明确了提高可再生能源发电和分布式电源并网比例、支持节能降耗机组上网、提高需求侧管理水平等重点任务。这对促进我国可再生能源发电消纳利用以及电力资源大范围优化配置,都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3月20日,《关于改善电力运行调节促进清洁能源多发满发的指导意见》下发,被业内视其为第一个改革配套文件。文件直接定位在促进清洁能源高效利用,也说明了包括新能源在内的清洁能源的重要地位。

然而,受限于新能源发电自身的波动性和间歇性等特征,大规模并网消纳仍然被很多客观条件所限。虽然可再生能源发电在未来是大趋势,提高其电能占比也是必然,但我认为要进一步提高可再生能源的利用效率,至少要关注以下四个问题。 【详细】

引入竞争机制不是为了搞电力促销

电改竞争机制

南度度:售电市场放开是新电改的一大亮点,您曾表示过售电侧放开比发电侧竞价复杂得多,那么,怎样的售电侧竞争机制才是科学的?正在推进电改试点的深圳,作为改革的参考价值大不大?

曾鸣:我国售电侧改革目标是要实现一个竞争性的售电市场,从而提高市场效率、优化资源配置。深化电力市场化改革,应考虑逐步放开售电侧市场,操作总体思路是构建多个售电主体,放开用户选择权,形成“多买方—多卖方”的市场格局,构筑“放开两头、监管中间”的行业结构,建立政府监管下的电力市场体系,进而提高效率和服务质量,最终实现增加全社会福利的目标。

那么,怎样的售电侧竞争机制才是科学的?我觉得评判标准应该为是否形成了有序的市场机制和相应的市场结构。这里有几个设计的基本原则:一是促进用户不断提高其用电效率,自觉优化用电模式;二是引入竞争机制来促进售电机构为用户提高用电效率,而不是激励售电机构通过其他的不利于节能减排、不利于提高用电效率的促销方式来增加售电量。 【详细】

未来的监管结构会更复杂

电力监管

南度度:目前的9号文只是一个纲领性和指导性文件,对于如何细化如何落实您能否提提建议?

曾鸣:我认为,本轮电改方案要释放出改革红利,还需重点解决以下四个问题,做好政策配套,否则电改很可能重蹈13年前的覆辙。

第一,构建有效的售电侧电力市场,是决定此次电改是否能够成功的关键,也是最为严峻的挑战。《意见》提出要有序向社会资本放开配售电业务,这标志着我国一直以来电网公司的传统盈利模式被打破。售电侧市场的逐步开放,对提高市场效率和服务质量并最终实现增加全社会福利的目标意义重大。但是,售电侧市场该如何放开,交叉补贴、普遍服务问题如何考虑,市场规则如何设计以维护市场公平和保障市场效率,如何监管多元化市场主体等等问题,都需要引起顶层设计者的关注和慎重考虑。 【详细】

南度度独家专访电力专家曾鸣教授,更多精彩内容请看 【访谈全文】

寄语南度度

南度度:南度度节能服务网是中国南方电网公司打造的节能服务平台,我们关注节能和清洁能源领域,致力于推动中国的可持续发展,最后,能否请您寄语我们的工作?
曾鸣:能源革命的核心价值诉求是绿色低碳,节能优先,加快形成能源节约型社会。此次新电改方案也将坚持节能减排作为一项基本原则。只有从实施国家战略全局出发,积极开展电力需求侧管理和能效管理等,坚持节能减排,才能逐步实现习主席提出的关于“抑制不合理能源消费,坚决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加快形成能源节约型社会”的能源革命目标。我认为,你们这个平台所做的努力正是我们国家所需要的,望你们将来多加努力。我衷心地祝愿,新形势下南度度节能服务网越办越好,联络各方主体,充分发挥平台作用,为我国的节能和清洁能源领域贡献更大的力量,从而推动国家的可持续发展,造福全社会。
“能言”代表我们关注能源(尤其是节能)领域,以对话形式阐述和节能、新能源相关的事件、公司、科技及趋势;
“善道”代表我们关心节能对地球乃至每个人的影响,传播绿色低碳和可持续发展的价值观。
“集大家之言,善节能之道。”我们将邀请与节能领域相关的商界、政界、学界专家,共同探讨节能的政策方向、热点事件、前沿技术、业界实践等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