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期付璐:“APEC蓝”之后我们应该如何治霾

人物介绍:
付璐,亚洲清洁空气中心(Clean Air Asia)中国区总监。
本期语录:
“国内空气污染的特点是复合污染和区域污染严重。”
“治霾是一个科学管理的链条,我们要看:在链条中还缺什么?”
“空气治理和经济发展两者都要考虑,所以要有成本效益分析。”
“‘APEC蓝’是短期休克治疗法,是不可持续的。”
“环保部门缺乏协调其它部门的能力。”

国内空气污染的特点是复合污染和区域污染严重

国内空气污染的特点

南度度:中国的雾霾已经成了一个引人关注的话题;事实上,大城市的雾霾污染和治理在发达国家早就经历过,我们是否可以借鉴这些过来的经验?中国有什么不同的特点?

付璐:历史当然值得借鉴,比如我们熟悉的“伦敦烟雾事件”和“洛杉矶光化学烟雾事件”。总结这些历史和经验,相同点在于:中国与欧美的空气污染,都是源于工业化和城镇化发展过程中,燃煤、工业、机动车使用等带来的大气污染物排放超过了空气的自净能力。

不同的是,国内空气污染具备更为复杂的复合污染特征。欧美国家先后经历了燃煤污染、机动车污染的阶段,比如前面提到的伦敦烟雾事件主要是燃煤污染的体现,洛杉矶烟雾则主要是由机动车污染造成的光化学污染。因此,他们也相应地每个阶段以一类污染物问题治理为主。而中国现阶段是既有燃煤又有机动车污染的复合污染。从2014年开始,北京、天津、广州、上海都发布了大气污染物源解析的结果,结果显示,几乎所有城市都没有占绝对比例的单一污染源,而是多种来源各有比例。所以现阶段我们不能只治理其中一个污染源就能达到目标,比如只治理燃煤。这就是复合污染的特点,必须要多头治理,对污染物进行协同控制。 【详细】

治霾是一个科学管理的链条,我们要看:链条中还缺什么?

治霾是一个科学管理的链条

南度度:从科学的角度来看,“治霾”的挑战在哪些方面?

付璐:从科学的角度,我们需要更多地看空气治理链条中的逻辑关系:首先,要有非常清晰准确的排放清单;在这个基础之上,要有科学的源解析结果和成本效益分析;最后选择好的政策组合

治霾是一个科学管理的链条,我们要看:我们在链条中还缺什么?

我们现在还缺科学的源解析结果:到底一个城市、一个区域的空气污染源在哪里?我们还缺成本效益分析,也就是说,知道污染源在哪里之后,降低源排放应该采取哪些措施,哪一项措施要花多少钱,减排效果是多少,带来健康效益和经济效益是多少?

“APEC蓝”是短期休克治疗法,不可持续

APEC蓝

南度度:刚刚您提到一个“成本效益分析”,这个应该是一个关键环节。比如“APEC蓝”的效果很明显,但是代价也很高,在治理空气的过程中,我们能承受什么样的代价,是无法回避的问题。

付璐:“APEC蓝”,就和之前的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一样,都是短期大型赛事的休克治疗法,是不可持续的,也不可能长期使用。

不过“APEC蓝”至少让大家看到,恢复蓝天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大家可能就要问,如果短期的休克治疗法不可持续,那到底长期实施的措施该是什么?中国到底要花多长时间才能把大气治理好?

那么这里要回答的一个重要问题是:空气质量管理保护和经济发展关系是什么?如果我们希望2030的空气质量达到世界卫生组织的指导值,那么经济发展目标是什么?我们不可能只考虑其中一个,这也是为什么要有成本效益分析。比如,这个政策出台要花多少钱,要有什么样的效益,最后再根据现阶段的污染水平和期望达到的目标,以及经济、技术发展水平,选择最优的组合。 【详细】

环保部门缺乏协调其它部门的能力

环保部门缺乏协调其它部门的能力

南度度:中国政府也已下决心要治理雾霾,但目前看起来,成效并不大,您认为难点在哪?

付璐:从我们观察看来的话,中国政府下了非常大的决心,但执行力度还不够,主要体现在这些方面:第一、财政、人力和科技支持力度仍不够。像空气污染源解析,《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明确提出要“加强灰霾、臭氧的形成机理、来源解析、迁移规律和监测预警等研究,为污染治理提供科学支撑”,但是二三线城市究竟有多少能力去做?

第二、地方部门之间的权责仍不清晰,对于需要多部门协调解决的污染源,环保部门缺乏协调其它部门的能力;

第三、同一区域内省份间、城市间的协调不足,尚未形成真正的区域合作,我们还没有很好的合作机制,目前在这方面走得比较靠前的是珠三角和长三角。

最后,我们必须意识到,空气治理是一项耗时、耗力、耗财的长期工作任务,是无法短期内迅速见效的。

地方政府做源解析的难度非常大

地方政府做源解析的难度非常大

南度度: 2014年,中国一些城市发布了大气污染源解析报告,你们怎么看待目前的源解析结果?

付璐:源解析工作是一项长期、复杂且系统的技术性工作,需要扎实的源清单资料作为基础、以及科研团队能力的积累,这都要非常专业的人士来做。在和地方政府沟通时,我们得到的反馈是,地方政府做源解析遇到的技术难度非常大。对于绝大多数城市来说,这个题目本身是很新的,需要判断哪个团队能够做,还要有前期的基础数据的积累,这也是很大的问号。

我们在对外的能力建设培训中,一直在传递一个理念:源解析不是一个简单的模型运算,它是一个循序渐进的、技术积累、数据采集、质量控制的系统过程。

名人的言论一定是科学的吗?

名人的言论一定是科学的吗?

南度度:对于空气污染的治理,科学界是否有共识?还是有不同的声音?大家对空气治理最普遍的误解是什么?

付璐:在普遍意义上,空气污染的源在哪里,治理方法有哪些,科学界都是共识的。在做空气污染源解析的时候,可能不同的团队采取不同的数据收集及处理方法,导致会有不同的结果,但在大共识上都是一致的。

现在空气质量被大家所关心,媒体的报道也很多,尤其是名人的言论很容易吸引大众注意力,但是名人的言论就是一定是科学的吗?会不会误导公众?就像之前央视的一名主持人说机动车的污染非常小,我周围马上就有朋友问“那为什么不让我们开车?既然机动车污染小,主要是工厂减排,那我为什么还要限行?”老百姓看到这些有偏差的信息,可能就会造成误解,因为普通公众并不具备严谨的科学知识。所以我们在普及空气治理知识时,也要确保把准确、客观、科学的信息传达给公众。

空气治理决策形成的过程,也考验着公众

空气治理决策形成的过程,也考验着公众

南度度:在空气治理行动中,公众肯定也要参与其中,甚至也要付出一些代价,因为我们每个人的行为都可能是影响因素。

付璐:确实是这样的,空气治理决策形成的过程,考验的不仅是政府,也考验着公众。像洛杉矶光化学烟雾事件,有很好的历史梳理和回顾,其中有一点就是,当时大家反复质问媒体和政府:污染这么重,到底元凶在哪里?最后公布元凶结果,实际上是大家每天开的车,就是机动车污染。

这需要一个公众理解和接受的过程,但是这样的过程要求所有的利益方都要信息透明,公开研究结果,让大家积极参与,落实到企业和公众。第三方NGO和政府应该主动沟通,做更多宣传,以简单易懂的方式让大家去了解真实的情况。

每个人都能够发挥作用

每个人都能够发挥作用

南度度:清洁空气与每个人息息相关,作为在城市里渴望呼吸到清洁空气的每个人,公众能做的事情是什么?

付璐:每个人都要相信自己是能够发挥作用的,中国新空气质量标准和国家行动计划的出台,就是源于公众的关注和呼吁。

作为个人,首先要了解空气污染的危害,学会保护自己。比如有一次,在一个重度雾霾天,我还看到有父母带小朋友在户外玩,就有点担心。实际上在这样的空气环境下,小孩和老人都应该尽量少做户外运动。其次,公众可以对政府和企业进行更好的监督,监督是有用的。很多NGO都会看企业的排放数据是否超标,如果发现超标,就会与环保局互动,环保局再去检查企业,但是毕竟NGO力量是有限的,其实普通老百姓也可以做,如果每个人都把空气质量当成自身利益去监督,就会汇集很多力量。最后,公众也可以采取行动,从自我做起,减少排放。

南度度独家专访亚洲清洁空气中心(Clean Air Asia)中国区总监付璐,探讨空气治理问题,更多精彩内容请看 【访谈全文】

寄语南度度

南度度:南度度节能服务网是中国南方电网公司打造的一站式综合节能服务平台,我们致力于关注节能、新能源和环保领域,请您寄语南度度。
付璐:希望南度度能广泛传播知识与经验,引进先进技术,提供创新性的融资模式,让更多企业有意愿、有渠道、有资金应用先进的节能和环保管理理念和技术。

资料解读

亚洲清洁空气中心简介

亚洲清洁空气中心(Clean Air Asia)由亚洲开发银行(ADB)、世界银行(WB)和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在2001年共同发起建立,从2007年起独立注册为非政府国际组织,开始独立运营。

Clean Air Asia的宗旨是通过把知识转化为政策和行动,减少交通、能源和其他行业的空气污染物和温室气体排放,最终改善空气质量、打造宜居城市。

目标有三个方面:(1)帮助政策制定者利用可靠的分析、知识、数据和有效的工具识别关键问题并制定解决方案;(2)推动国家、地区和城市的利益相关方通过城市网络、伙伴关系加强合作;(3)促进以科学为基础、多方参与且有效的政策、措施的制定与实施。

“能言”代表我们关注能源(尤其是节能)领域,以对话形式阐述和节能、新能源相关的事件、公司、科技及趋势;
“善道”代表我们关心节能对地球乃至每个人的影响,传播绿色低碳和可持续发展的价值观。
“集大家之言,善节能之道。”我们将邀请与节能领域相关的商界、政界、学界专家,共同探讨节能的政策方向、热点事件、前沿技术、业界实践等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