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期姜绍俊:电力体制改革要聚焦生产关系的自我完善

人物介绍:
姜绍俊,原电力部办公厅主任、原国家电网建设公司副总经理、原国家电力公司战略规划部主任。
本期语录:
“我国的电力生产方式正在进入‘两个替代’的转型期。”
“‘十三五’电力规划要注重提高电力工业的整体效率。”
“煤电革命的核心是全行业、全产业链的清洁利用。”
“我预计到2050年,可再生能源成为中国能源的支柱之一。”

我国的电力生产方式正在进入“两个替代”的转型期

我国电力生产方式

南度度:能源生产与消费革命是今年的热词,您认为我国现在的电力生产与消费方式有哪些问题,需要变革吗?

姜绍俊:政府官员、企业家、专家学者已经发表了许多观点,我想换个角度谈谈我的认识。我国的电力生产方式正进入一个转型期,转型的现实问题就是进行两个替代,一个替代是用天然气替代煤炭。发达国家早已完成了这一替代,2012年各国发电用气占天然气耗量的45.19%,天然气发电站占发电量的21%。而我国2010、2011、2012年天然气发电站总发电量的比例仅为1.84%、2.3%、2.12%。如果说以前天然气用于发电的份额太少是因为天然气供给短缺,现在经过各方面的努力,天然气供给将会有很大改善。我国加强了非常规天然气的探查,有望从“十三五”开始增加页岩气、煤层气的开发与应用。

据悉,我国页岩气的资源量在36.08万亿立方米,煤层气的资源量在32.63万亿立方米,我国有增加天然气供应的物质条件;另一方面我国的能源外交成果显著,未来几十年将有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等国家向我国供气。预计2020年我国天然气消费量将达到4000亿立方米以上。 【详细】

“十三五”电力规划的重点是提高电力工业的整体效率

十三五电力规划的重点

南度度:据了解,“十三五”电力规划工作正在进行中,您在电力规划领域有多年经验,在能源革命背景下,电力规划应该注重什么?

姜绍俊:不久前国务院办公厅印发《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这份文件把“十三五”电力规划所要关注的问题罗列的很完整、很深刻,我在此要说的是一些微观层次上的问题。第一,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新常态下电力消费的规律会有怎样的变化?我们还缺乏深入的研究,而把握电力增长的规律则是做好规划编制的基础。

第二,“十三五”应当把注意力从解决电力供应短缺转到提高电力工业的整体效率上来,具体将有五个方面的效率应当抓好,即电力由一次能源转化为二次能源的转换效率、电力输送效率、投资效率、劳动效率、全要素生产率。

第三,规划要面对并解决一些关键问题,例如煤电发展战略、电网格局、可再生能源发展瓶颈、电力发展的前沿技术开发等。 【详细】

煤电革命的核心是全行业、全产业链的清洁利用

煤电革命的核心

南度度:自从国务院做出治理大气污染的十条决策以来,各地都在制订落实的细则,大家不约而同地指向了煤电,不少地方采取关停煤电,限制或禁止新建燃煤火电项目等措施。对大规模关停煤电的呼声和做法,您怎么看?煤电的发展空间在哪?

姜绍俊:自从雾霾天气和雾霾治理进入公众视线,国家有关部门出台了一些限制甚至关停煤电的措施,煤电下一步怎么办成了业内十分关注的问题。先是浙能集团在嘉兴电厂二期两台100万千瓦机组超低排放改造取得成功,继而神华集团以及华能、国电等发电企业改造也相继取得成功,测试的结果证实改造后的排放水平与燃气机组相当甚至优于燃气机组,无疑,这些企业的实践为煤机改造提供了经验。

对此业内也有不同意见,中电联及其所属部门负责人撰文指出,超低排放与雾霾治理效果的相关关系并不清楚,大规模改造的经济投入产出效益如何也不清楚,在此情况下何谈推广?对此,中国工程院早在2012年就开展专题研究目前成果已经公布。研究报告提出煤炭领域革命的核心在于整体推进煤炭在全行业、全产业链的清洁利用。这一建议如果成为国家战略就可有效地解决煤电发展的争论。

到2050年,可再生能源成为中国能源的支柱之一

可再生能源

南度度:中国正在积极发展可再生能源,我们将来真的能摆脱对化石能源的依赖吗?会是多久以后呢?

姜绍俊:处在不同岗位的官员对此有不同的判断,能源局可再生能源司的一位负责人讲,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难以支撑现代化,经过几十年的努力可最终摆脱对煤炭的依赖。

对此中国工程院研究的结论是,后煤时代尚早,去煤化不可取,煤炭应采取清洁高效可持续三大战略。

中丹可再生能源项目研究成果则指2050年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86%,对此业内专家表示质疑,理由是,我国用能结构的形成有历史原因和资源赋存特征,短短三十几年内让化石能源发电退出并大规模使用可再生能源,中国将付出过高的成本。

我的观点是到2050年,可再生能源成为中国能源的支柱之一,煤炭比重降至40%—35%,核电、水电、非水可再生能源占一半。

电力体制改革要聚焦生产关系的自我完善

电力体制改革

南度度:随着今年11月初深圳被国家发改委列为输配电改革试点城市,电网十年大格局基本不动的现状开始有所改观,电网改革再次加速。您分析这次试点放出了什么样的重要信号?

姜绍俊:电改的文件据说已经上了国务院常务会议,又说要等深改组开会确定才能公布施行,所以这段时间就不要猜想了,就耐心等文件公布吧。不过这里我想说的是,电力体制改革的目标,就是要建立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电力体制,具体讲就是建立竞争有序的电力市场,核心是竞争的市场。

此前也有电力市场,但那是统购统销的电力市场,“电改”就是要革它的命。至于怎么革,我觉得我们应当重温经典政治经济学的一些论断;为了进行生产,人们便发生一定的联系和关系,这就是生产关系,它的内容包括(1)生产资料所有制形式,包括其实现的形态产权制度,(2)人们在生产中的地位和相互关系,(3)产品或资源配置的形式。

生产关系应当与生产力相适应,如果不适应,或者发生革命,或者实行改革,进行自我完善。 【详细】

“能言”代表我们关注能源(尤其是节能)领域,以对话形式阐述和节能、新能源相关的事件、公司、科技及趋势;
“善道”代表我们关心节能对地球乃至每个人的影响,传播绿色低碳和可持续发展的价值观。
“集大家之言,善节能之道。”我们将邀请与节能领域相关的商界、政界、学界专家,共同探讨节能的政策方向、热点事件、前沿技术、业界实践等话题。